• 2007-12-09

    有关死亡

    Tag:
     看一个朋友的博,一个会写字的朋友的博,然后跟踪而去,是患了癌症晚期的一个朋友。博客边上有照片,饱满的圆脸,比健康人更加明媚的笑容。她叫果子,长得如同饱满的果子一样。果子掉落了在今年11月的开始。这些天没事儿总还去那里看看。就仿佛她还会更新似的。但是不会了,她的身体已经消失,她的灵魂不知道在此界还是彼界。但她最后真的圆融,至少文字里是那样的,够勇敢。一个人穿越了死亡的幽谷。向死而生,生命的意义是否就可以不同。在看不到死亡的界限的时候,在我们手里有着自以为有着大把时间的时候,我们是多么的空虚...
  • 2007-11-03

    在兰州的日子

    Tag:
      马衔山为榆中县与临洮县交界之分水岭,地处兴隆山南侧,呈西北、东南走向。山顶如平川,宽约8至10公里,长约40至50公里。其高耸的地势和严寒的气候条件,使马衔山的地貌景物与周围截然不同,而与号称地球三极的青藏高原类似。

      马衔山海拔为3670米,是陇右黄土高原最高峰;为高寒阴湿区,无霜期为67-90天,每年除盛夏(6月中旬至8月中旬)以外,常有皑皑白雪盖顶,所谓榆中八景之一的"寒山积雪"即指此;马衔山地貌景物奇特,平坦山顶上相对低洼处,可看到...
  • 2007-10-24

    在阳朔的一个规划

    Tag:
    最近忙活的事情,变成了一个模型,这里上网不便,我拿了到另外的电脑上上串的,还有设计说明,最要命的是我做不到贪婪的当地甲方要求的容积率, 我不是要去那里搞城市化 的破坏的
  • 2007-09-20

    台风过去了

    Tag:
    漫天的风,推着窗子的日子过去了。 休息了两天没有去操场,今天又去了。早晨送走梅,有点困,不过还是用操场代替了睡觉。 人比往常多。 有眼熟的。也有眼睛不熟的。 舒服,这早晨的锻炼看来就要成为我一个既不是心理兴奋点,又不是心理压力的习惯了。好啊,有希望坚持。 天不冷不热,被台风洗了两天特别的蓝。早晨的这段时间总是特别敏感。于是,每一天,因此而留下了印记。今天,天不冷不热,蓝蓝,阳光不耀眼也不羞涩。 我带着那本八十年代买的瑜伽书,有谁会象我一样买本书二十年后开练? 翻得熟悉了。这些动作,以后就不用带书了。前屈后屈,脊椎总有不如人意处。忽然想,我忽视了它三十多年,就重视了它一个星期不到,还希望它对我如何呢?知足吧。日积月累...
  • 2007-09-13

    运动了!

    Tag:
    早晨,终于穿上了运动鞋,跑出去

    昨晚上睡在阳台上,凹在一堆羊毛之间,觉得好爽,因为亮,天蒙蒙亮的时候就醒了。看时间,六点不到,跑到床上再去睡了一会儿,就想起来了。忽然就洗脸刷牙,穿上新买的运动鞋,小红衣出门了。楼下就是个操场,但觉得还是封闭,忽然想起了交大就在边上,跑步,去交大,太好了。

     
  • 2007-06-25

    单翅鸟

    Tag:
          为什么要飞呢
      为什么
      头朝着天地
      躺着许多束朴素的光线

      菩提,菩提想起
      石头
      那么多被天空磨平的面孔
      都很陌生
      堆积着世界的一半
      摸摸周围
      你就会拣起一块
      砸碎另一块

      单翅鸟为什么要飞呢
      我为什么
      喝下自己的影子
      揪着头发作为翅膀
      离开

      也不知天黑了没有
      穿过自己的手掌比穿过别人的墙壁还难
      单翅鸟
      为什么要飞呢

      肥胖的花朵
      喷出水
      我眯着眼睛离开
      居住了很久的心和世界

      ...
  • 今天回父母家

    搬出了缝纫机,我妈妈的,我准备做手工。和我妈妈交叉换位。现在他们养家糊口,我就天天玩,做点手工吧。

    要是再有木匠工具就好了。拿自己的手建构生活。嘿嘿,我热爱一切工人们做的东西。那些个巧手完成的。我一直有个想法,和那些农民工们,搞装修的住在一起混在一起, 借用他们的手,来做我想做的样子。很多样子其实是看着材料和现场想出来的。但,的确太苦了,粉尘,油漆,我也就是说说罢了,没有一次受得了的。从来都是剥削那些手艺人劳动大军中的一员。唉,惭愧。还是先从做点女生的手工开始吧。意思都是一样的。

     建构细节。手工,画画,弹琴,写字,弄照片。都是我喜欢的,慢慢来啊。现在心静下来了,真的做什么都好
  • 2007-06-02

    奇怪

    Tag:
    笔记本就是上不去vivien.blogbus.com,但能上www.blogbus.com,这是什么神经病呢
  • 2007-01-23

    挑剔

    Tag:

    朋友要去买上海滩顶尖的房子,世纪公园边上的三千多万的豪宅。让帮着去看。去看的时候,居然都还是能发现很多不如意之处,看了三处房子,居然都不如意。我说的是我,而不是我的朋友。如此这般都不如意,可见要如我的意实在太难。嘿嘿。是这样的,任何存在物在追求完美的心看来,好的,都已经进入已知,眼睛看得到的永远就是那一点点的缺憾。而缺憾是永远的。就看心站在什么位置了。所以,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找得到老公呢?哈哈

  • nnd, 难道又要搬家了不成?
  • 2006-10-15

    拉萨的小房子

    Tag:

    在拉萨河边的小屋睡了一觉起来,窗帘有点拉不严,满屋的阳光,今天好多事情要做,洗衣服,整理,洗车,修车,梳理羽毛,不过现在梳理羽毛的事情已经搞定了。

    等下,昨天买了一身好看的衣服帽子,嘻嘻,觉得自己还是挺好看的。

    想起来这个地方叫做高原,而对我来说,这个地方已经是蛮低的了,都没有上四千米。

    没有任何不适,就是天空蓝得透明。拉萨河谷真是开阔,推窗就是雪山,不过今天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已经有点冷了。 还没有安排好自己整理照片和写字的地方,总不见得真的一切都在床上。

    没有热水,或者说没有人烧热水,房东大人这两天很忙。

    每个人都有自己很忙的生活,生活,是必须的,吃饭,挣钱,即使在高原上也是一样。
    只是这里多游客,处于自己生命的空隙中。而象我这样以后准备以空隙为生命的人到底准备如何来打发自己的日子,的确是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屋子正对着对面的山,隔开了河就是山,拿望远镜看山,犹如人的肌肤,底下有几棵新绿的小树。其实是已经泛黄了。天渐渐就要冷了。

    这个屋子还真适合冥想发呆呢。

    昨天在旧货市场买的一个漂亮的小桌子,房东小李同学是个好人,给了我,哈哈,这下我有桌子了。

    这下子我在拉萨的小家就非常象样子了,有了书桌,而且是我一直喜欢的靠在床边的。洗衣服,洗衣机开不了,又断电了,在阳台上晒一下我的大毯子,还没有晒,就掉到一楼去了。还连累了一盆花。好大的风。毕竟这里是拉萨,再怎么看着花好月圆,岁月静好,都是拉萨,世界上最严酷的高原城市之一。

    一直梦想有个小院子,养条狗,(狗的名字叫做雪山)没想到,在拉萨一切都实现了,而且推窗见河山。

    好了,准备关机,居然已经5点了,拉萨的时间看起来真不对劲。

    阳光正辣辣地照着呢

  • 2006-10-13

    到达了拉萨

    Tag:
    每个人到达的方式不同。有磕头的,有走路的,有骑车的,有飞机的,有火车的。 而我今天终于也抵达了,在绕了将近一万公里之后。 我开着车。上帝保佑我的车况很好。在傍晚时分,抵达了
  • 2006-09-24

    玛多,扎陵湖和鄂陵湖

    Tag:

    太美了,行进在4200到4300之间的高山无人草垫,云在天际,在头顶玩耍,山在远方,天是那张蓝法,这里整个是神仙的居所,我和鹰对视,翩然的候鸟所在的寂静之地。

    车子有点辛苦,来回120公里的搓板路,而这里又没有好油加,标称90的也就85而已。不然可能我就发动全时四驱去到两湖之间的山上了。

    但这个湖已经太美,据说是前世,我的前世就是这么寂静,这么安宁的天上么?

  • 2006-09-22

    青海,共和

    Tag:
    终于遇到85,终于又可上网了
  • 2006-08-14

    It a kind of magic

    Tag:

    今天等待修车,没有车子,日子真难过,好在roy同学及时出差,俺得到了他的车钥匙,送小朋友去鱼尾巴那里,等于送技术给他。

    不过反正我也不能再照顾她了也给她一个去处。

    等鱼尾的时候,看到2楼的画廊又充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这次,他们在大动土木,让木匠修一个桌子,还在做好大好大的画框子。

    耶!喜欢,那东西看不懂到底是画还是照片,后来问了果然是油画布上涂层显影。于是自动申请给姓名叫大师的比利时朋友当助手。俺这个助手,又能动脑子,又有眼力见,又可以当司机,还能当翻译。当然好到不能再好。可惜要等十个小时才能开始后期试验。看不到了。

    地上都是排笔,然后要把房子弄到漆黑,嗯,我以后也要建构这么一个大大的暗房。我觉得,质感,大小都很影响冲击力,而拿投影当放大机才叫爽。嗯,我那里不是有个莱卡的投影仪么?需要研究一下暗房技术。下次自己涂布玩。

    在漆黑里工作,想象着影像在漆黑里呈现,真是过瘾。近乎奇迹。我要抛弃数码了。数码里哪有这种乐趣啊。这一动手,动脑,动心的调配。奇迹展现的过程,如果没有,只有答案,还有什么乐子。

    6500买了一个xpan,哈,俺也要拍传统的了。

    从这么个奇怪的宽幅开始,奇怪啊